摄影系列 | Daniel Everett 镜头下的无差别建筑群

Written By Ceedee
Share this on:

摄影师Daniel Everett来自美国犹他州,现年36岁的他在大学任教。早年在犹他州当地的杨百翰大学完成了摄影专业的本科学业,后来去到芝加哥艺术学院读完了硕士。虽然出身于学院派,但对他摄影风格影响最深的其实并不在校园之内。就在即将完成本科学业的实习期间,他结识了著名的环境地貌摄影师Edward Burtynsky. 甚至在毕业后跟随Edward花了整整一年在全球各地旅行拍摄。这段经历才是影响他日后拍摄方向的最重要阶段。

Edward Burtynsky的风格聚焦在宏大的构图,航拍一直是主要的手段。除了拍摄广阔的自然地貌,其上渺小的人类也是Edward镜头下的主题之一:森林、旷野、河流、耕种、矿井、大坝、石油开采,加之其上的各种建筑、机器和人类都被一一记录呈现。 与Edward不同的是,相较于人工改造后的自然面貌。Daniel更加着迷于旅途窜梭中人类活动痕迹更加主要的城市:酒店、地铁、机场、停车场、写字楼,这些旅行中曾短暂停留驻足的地方吸引了Daniel更多的目光。

摄影来自Edward Burtynsky

除了Edward Burtynsky,Daniel坦言自己的拍摄主题也相当强烈的受到了艺术家Thomas Demand的影响。Thomas Demand出生于1964年,最早是一位雕塑家,他以制作并拍摄纸质的三维模型照片而闻名。1993年,他使用相机来记录各种纸质结构模型与其复杂的空间环境,这些模型的照片看起来非常真实,并且具有社会学意义。因为Demand是依靠模型来进行创作的,所以他的照片中人物并不是一个主要且显眼的主题,甚至空间中连人类使用过的痕迹也一并消失了。比如在一些呈现我们日常生活或者办公环境的作品中,香皂和浴缸并没有任何使用的痕迹;办公桌上的信封和文件也没有任何字迹。Daniel拍摄城市和办公场景的作品都与Thomas这些处理不谋而合,只不过在Daniel的作品中,现实世界的空间和建筑取代了模型,变得更加真实。

摄影来自Thomas Demand

他镜头中的城市,有种近似手术室无影灯下才有的平整和冰冷的视觉效果。他的解释是:“拍摄光线无论来自自然还是人为的都难免带有种种人格情绪,或浪漫或夸张。” 所以他会尽可能弱化光影效果。同时他也不爱拍人,“避免人的出现是消除特殊性的一种方式”。就像是他要呈现的“现代主义”建筑,只有国际性,读不出任何地缘特色。许多现代国家和地区虽然有着不同的语言和文化习俗,但建筑语言的统一审美只为一个目标,那就是完全服务于其被建造的功能。这种完全受制于功能的审美属性更加令人着迷。东京、柏林和奥斯陆以及全球大部分都市的现代建筑基本别无二致。

Daniel Everett一直着迷于城市规划和建筑理论,对现代主义的设计师们如勒·柯布西耶、巴克明斯特·富勒和包豪斯群体了如指掌。虽然Daniel很喜欢当代建筑,但是他的作品却在曝光现代主义的缺点——有秩序的建筑并未能带给社会秩序,随之而来的是空洞的钢筋水泥和与之脱节的人类。他曾经在芝加哥为非常出名的建筑摄影事务所Hedrich Blessing做过助理建筑摄影师,但是对于用摄影呈现建筑的功能和设计层面,他并不感兴趣:“我不想谈一座建筑坐落在哪里,而更多关注空间的感受。”

以上图片除特别标注均来自摄影师-Daniel Everett

*文章版权归 RTRIP 所有,如需转载,请注明 “文章源自:RTRIP线上杂志” 字样。